您好:本站欢迎您 今天是:  
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首页    概况    党务活动    参政议政    自身建设    社会服务    党员风采    影音资料    学习园地
 您的位置是 > 党员风采 > 正文
难以磨灭的记忆
新闻来源:农工党云南省委  发布时间:2017-01-13  发布人:李欣谕

  

『编者按』本期推送农工党保山市委的同志下午转来的报道,报道深情回忆了因公殉职的农工党员、保山市医疗战线的好儿女寸星同志生前的工作生活片断。看完文章后忍不住落泪了。既为失去这样一位大爱无疆、爱岗敬业的白衣天使、这样一位关心人、爱护人、帮助人的好大姐、好同志而痛惜,也为我们组织拥有这样一群好党员而感动。寸星同志,让我们看到了医者仁心,看到了道隐无名,看到了你我他——千千万万平凡劳动者的光和力量。


护士长刘一亲最近常常不知道如何去面对自己的病人,已工作多年的她,尤其害怕回答他们的提问。“寸孃孃去哪儿了?”“寸孃孃在人民医院ICU病房住着,来,来,我们拼点钱去看她吧!”病人们的这些话语,常常萦绕在她的脑海里。连日来,市第三人民医院一病区内的病人们总在商量一件事,那就是要去看望他们最熟悉、最喜爱的护师寸星。“为了不给病人造成精神负担,至今我们还对病人隐瞒着真相。”刘一亲对记者如是说。


9月5日,记者走进位于隆阳区西南郊小梨园的保山市第三人民医院,秋日的阳光斜照着修缮不久的院内,树影婆娑,鸟儿啁啾,让这里显得格外温馨、舒适、恬静,病人们三三两两走来走去,医护人员或陪在其身边,或与其轻松交谈。有那么一瞬间,这一份安宁,似乎让人忘记了10多天前发生在这里的那场意外,直至置身于住院部、办公室,记者才深切地感受到,寸星其实已经离我们而去。可在同事们心里,在患者心里,她依然忙碌在病房里,或为患者洗脸、剪指甲、做心理疏导,她手把手地指导年轻护士做心肺复苏……


耳畔和眼前的那一声声倾诉,一句句感叹,一行行热泪,无不在呼唤她的英灵……


“用自己的命换回了病人的命……”


视频影像将时间拉回到了那个谁也不愿回到的清晨。8月25日凌晨6点04分,电闪雷鸣、狂风大作,一夜倾盆的大雨完全没有要歇会儿的样子。当班护士寸星习惯性地看了看表,此时离上午8点交班已不足两个小时。通过监控视频,她逐一查看着病房里的情况。在视频中,寸星发现2楼一病区病房内的癫痫性精神病人李某忽然不知去向。寸星不敢怠慢,当下便赶往病房。透过病房的玻璃门窗,她发现李某爬在地板上,且正用脑袋一次次猛烈地撞击地面。情况紧急,病人生命危在旦夕。来不及多想的寸星迅速冲入病房,一面拉过病人的手,一面伸出右脚枕住李某的头部以防止他继续自戕,同时奋力将其往病床上拉。岂料,自戕不成的李某恼羞成怒,竟忽然回身对她展开了攻击……


窗外雷雨轰鸣。电闪透过窗子忽明忽暗。寸星挣扎着,试图尽快脱开李某的强力束缚。可面对一个40多岁正在发病的彪形大汉,别说一个女人,就是一个训练有数的强悍男人也未必能够应对。另一值班护士张爱雄得知情况后也迅速冲进病房,并试图解救寸星,可张爱雄也同样受到了李某的凶残攻击。张爱雄奋力挣脱后立马组织工作人员及病友再次冲入病房,奋不顾身将丧失理智的李某控制住,同时将寸星急送急救室抢救。经过市第三人民医院和120医务人员的全力抢救,寸星终因伤势过重,于9点08分不幸过世。


事发当天,医院及时向上级汇报,副市长李宗华、耿梅分别带领卫计委穆快昌主任、杨志勇、蒋玉凤、李冬萍副主任等领导及时赶往医院指导应急处置及善后工作,看望并慰问了医务人员及逝者家属。


至此,你或许会问,作为一名老护士,面对这样的突发事件,寸星她应该明白这其中的危险,原本她就不应该一个人冒险去处置。对此,曾在六十四医院当过兵并转业到第三人民医院,有着30多年护龄的老护士孟建平对记者如是说:“在那样一种特殊情况下,时间就是生命,容不得你有一丝一毫的犹豫与怠慢,这就好比警察面对凶残的犯罪分子行凶时,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那样,你根本就来不及多想。所以寸姐冲上去了。对医者来说,病人就是战友,而我们共同的敌人是疾病,当疾病让病人试图自戕时,你会无动于衷吗?不会的,因为这是职业与责任使然。此时此刻,所谓职业的‘高危风险’几个字已不存在,患者的安全才是最最重要的。”


孟建平告诉记者,去年5月6日,她就曾被患者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忽然推倒并导致髌骨骨折。高危风险每时每刻与医者同在,这是职业本身决定了的。可即便如此,你还得时时处处尊重和爱护你的病人,因为我们倡导的是对病态行为与社会歧视的包容、接纳与尊重。事发之夜,如若值班的是她,那她也会像寸姐那样毫不犹豫地冲上去。关于这一点,或许很多人都难以理解。


第一时间参与救治寸星的匡明珍医生,显然还没有完全从创伤中走出来。面对记者她如是说:“只有我们自己知道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伤痛是什么样的感觉!事已至此,我们完全可以作这样的假设:当天夜里,假若病人自杀成功,那又会是怎样的一个结果呢?或许最终会有几十甚至上百位家属和医闹分子冲入医院吵闹,甚者攻击和伤害医务人员……”


记者从相关视频中发现,事发当夜,寸星一直在竭力阻止李某撞头自戕。出事后,得知内情的诸多病人为情绪所使试图惩戒李某。为避免李某受到伤害,护士张爱雄几次次张开双臂进行保护,最终将李某控制于病床后,他还不忘为李某盖上了被子才离开病房。“这些都是寸老师平时教的,她不仅是我的长辈,也是我的老师。一年多来,她一直手把手地教我怎样护理病人,怎样为病人进行心理疏导。桩桩件件,全都在我心里呵……”面对记者,小伙子已泣不成声。


“寸星啊,就是太负责太认真了。”一病区主任许洪伟话一开口,眼睛就红了。“对医护人员来说,忍受病人病态言语的侮辱、无法控制状态下的攻击,这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一年前,寸星忽然被病人袭击,一只眼睛瞬间成了‘熊猫眼’。可在家里仅仅休息了一天,带着伤痛的她就又忙碌在病房里了。工作中,病人常常会无端地把口水吐在你的脸上,把饭菜泼在你的身上,甚或侮辱与谩骂,可寸星对此却总能笑脸相迎。有的病人大小便、卫生期不能自理,她默默地为满身污垢的他们清洗。回到值班室,在把脸上的口水、身上的饭菜渣子清理完后,就又听到了她爽朗的笑声。她呀,就这样一个人,好人啊……”


“寸姐不在了,诸多患者都有点不习惯,大家伙都在找她。无奈之下,我们只好以谎言安慰大家,说寸大姐住院了。唉,她这是在用自己的命,换回了病人的命啊!”接过话茬的刘一亲已是泪流满面。


“她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好护士……”


“她的老母亲88岁了,三个月前才回到腾冲老家,我和寸星每半个月都要回老家去看她。这不,原本约好她下了夜班就要回去的……现在倒好,人没了,你说我这做女婿的还能怎么办?想来想去也只好瞒哄她老人家说:寸星她培训去了……” 寸星的爱人翟福光平静地说。或许职业使然,尽管两眼噙满了泪花,可这位昔日的老警察依然一脸的坚强。


客厅墙上的正中央高悬这一家子四代同堂的全家福,画面中,不论老少,全都一脸灿然与幸福。


翟福光告诉记者,因了自己常不着家,其父母亲仙逝前一直都是寸星在照顾。如若不是这次意外,今年53岁的她再过两年时光便可退休了。家里谈不上富裕,可彼此都有一份工作,却也衣食无忧。膝下一个儿子,早已成家立业,且已有了下一代。对他和老伴而言,除了她工作上的那点事,基本上已没什么牵挂。他与老伴原本已商量好,一朝她退休后就用公积金到外面的世界去走一遭。可谁知道,她这一较真,他与她竟是阴阳两相隔……


相关资料显示:1963年7月,寸星出生于腾冲市和顺镇一个普通家庭,上有4个哥哥,她是家里最小的女儿。1980年10月至1987年9月,在腾冲市上营卫生院工作。1984年与翟福光结识并成婚,婚后育有一子。1987年10月,调入市第三人民医院工作至今。


提及第三人民医院,想必人人都知道其职业本身就带有一定的风险。问及有没有想过为寸星调动一下工作时,翟福光淡淡一笑:“想过,寸星自己也提过。一来当年工作太忙,顾不上,二来最近这些年,第三人民医院从内到外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环境变了,人也会变。她没再提,我也就没再想。再说,寸星已习惯了在那里的工作。”


走入这个家,走入翟福光的生活,你会发现,彼此相守了几十年,也彼此相爱了几十年,其中一半的忽然离去,存留于世的那一半其内心的伤痛究竟有多大。而在我们看来,最最痛楚的其实还莫过于面对人去楼空时的睹物情伤。作为一个老警察,他无疑会很坚强,可小区里的人们告诉记者,自寸大姐走后不过短短十数天,翟福光憔悴了许多,也苍老了许多。采访中,记者发现,只要提及往事或看着墙上老伴的照片,翟老竟常常会走神。是记者的提问恍惚间又让寸姐回到了这间小屋还是本该到了开晚饭的时候了,他又看到了老伴在厨房间忙碌的身影?


翟福光告诉记者,因了工作性质的特殊,几十年来,对于这个家,他近乎都在扮演着一个“甩手掌柜”的角色,不论老人还是孩子,差不多都是妻子一个人在照顾,尽管她的工作也很忙。


“毫无疑问,她不仅是一个好女儿、好儿媳,还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好护士。多年来,她曾分别荣获过保山市‘好警嫂’、保山市卫生系统‘创新争优’先进工作者、中国农工民主党保山市委优秀党员等称号……”不知何时,翟福光从屋里拿出了那块“十大警嫂”的牌匾,四个烫金大字格外显眼。


“总在一线‘传帮带’,不愿走……”


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掏出寸姐曾经的胸牌轻轻抚摸着,刘一亲的眼眶又一次红了:“我打算将这胸牌和寸姐的照片放在镜框里,挂在我们科室的墙上。这么做其实就是想让寸姐的精神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走进一病区,窗明净几。记者采访时,正值病人晚饭时间,他们各自端着自己的碗筷,或三三两两围坐在餐桌旁,或在餐厅里随意走动,吃完了,就自己过去添饭添菜,护士们与其聊天,并时不时地递上一些餐巾纸。如此零距离地悉心照顾,无疑使病人感到很温馨。他们在记者身边走来走去,看去个个干净清爽,没有任何异味,且精神气质都很好。


“刚参加工作时,你害怕过吗?”


“怕过,”刘一亲回答。“那时,连做梦都梦到被病人追打。经过医院专业培训之后,这种怕就慢慢变成了对病人的尊重与爱护,且脑海里每时每刻都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如何更好地帮助他们,毕竟,他们都很不幸。除了极少数处在急性期发作的病人,其实大多数病人都很善良温和,他们与常人并没什么区别。”


在10多平方米的护士办公室里,各种病历、报告文件排列整齐。刘一亲指着护士办公桌说,这就是寸姐处理医嘱和书写护理文书的地方。


寸星离世后,全院医务人员无比震惊,万分悲痛,大家久久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寸星当年和我一起入院工作,那时我是单身汉,逢年过节,她都会从家里弄些好吃的带给我们。她是个好人啊,走的太早,太可惜!”护士许洪伟满脸悲戚,沉浸在深深的怀念当中。他告诉记者,寸星曾因甲状腺功能亢进调离过一线,可由于一线人员紧缺,不久后她又要求回到了临床一线。考虑到她年龄偏大,领导曾若干次劝她不要再上夜班,可她总是回答说,医院人手少,自己是老员工,应多做几年“传帮带”。


护士蔡珉氚曾是寸星的徒弟,对师傅的传帮带可谓记忆深刻:“从入院怎么收病人,怎么跟病人接触到病人出现药物反应怎么护理,点点滴滴,老师都耐心细致地对我进行指导。无数次,病人大小便不能自理,老师都带着我一点一点的为病人清洗,不论病人多么烦躁,她都始终如一,面带微笑。说实话,老师所教给我的已不仅仅是如何护理病人那么简单,作为一名护士,始终持有一颗热忱、宽厚、善良和博大的爱心,这才是最最重要的。”


“我们同事之间喜欢互称‘战友’,”许洪伟接道。“从前,别说精神病患者难以得到社会尊重,就是我们这些医护人员都很难得到大家的理解和认知。可就是这份得不到大家理解和认知的工作却让诸多痛苦的患者得到医治与恢复,并重新走上了工作岗位,让诸多处在崩溃边缘的家庭重又找回了自信、温暖与幸福。而寸姐几十年来如一日默默地工作着、奋斗着,不就是为了这一点么?”


“寸老师的‘传帮带’我们接住了,心情的平复需要一段时间,可透过寸姐的精神,大家更明白了这份工作的崇高和肩上担子的沉重。支撑我们走下去的无疑便是这份责任和成就感。寸姐,我们大家很想你……”在一病区护士值班室,不如何时,所有的护士都默默聚到了刘一亲的身旁,面对记者,她代表大家说出了这最后的心声。


敬重生命,救死扶伤,甘于奉献,大爱无疆。这就是寸星。


【记者手记】

截至发稿时,有关部门已认定寸星同志为因公牺牲。保山市医学会精神卫生分会、市第三人民医院同时追授寸星同志精神卫生终身贡献奖。


这是笔者以记者身份头一遭关注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和大多数人一样,拿着事业单位最最普通的工资,有家、有爱,有悲也有喜。可相比我们,他们却多了一份职业的风险,且常常不为更多的人理解与认知。殊不知,就是因了他们常年累月的奋斗与付出,我们所赖以生存的这个社会才多了一份温馨、安宁与幸福。采访中,通过对寸星生平的追踪与了解,记者也同时认识了许许多多像寸星一样默默工作着、奋斗着的白衣天使。与寸星一样,他们也没什么轰轰烈烈的壮举,可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显得那般的真实、可爱与生动。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略显悲壮且不忍再被人提及的故事。什么样的生命值得被敬重?是高呼着口号冲向敌人枪眼的人民英雄还是像焦裕禄那样为民鞠躬尽瘁的孺子牛?记者以为:前者,生的光荣,死的伟大;后者,甘于平凡,却永不平凡。想来,寸星已用她的一生作了最好的诠释与解答。


经历了失去亲人的痛苦,记者曾试着询问寸星的爱人翟福光,对医院是否曾有过怨怼?翟福光说:“失去亲人我万分的悲痛,可说到对医院有没有想法,我只能告诉你,她在那里很快活。唯愿这个社会对我老伴和她的同事们多一点理解与敬重,这就够了。”继而又对记者说:“这个行业风险很大,社会偏见、歧视也很重。这几年,政府对精神卫生事业的投入不断加大、对精神卫生越来越重视。老伴她就经常回来说起医院这些年来的变化,医院像花园一样,病房像家一样等等,治疗效果非常好。医生护士经常外出进修学习,整体诊疗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在滇西四地州已处于行业领先地位。境外病人也常到这来看病……这说明什么?说明精神卫生工作者已慢慢得到社会的尊重,医者有了更多的职业荣誉感和成就感!医院正在创建三级甲等精神病专科医院,创建滇西边境心理卫生中心。可惜老伴她刚刚赶上好光景便匆匆走了……”


在此,记者只想说:平凡的人们总能给你我太多的感动!(原载《保山日报》 记者 宝洁)

首页     当前为第一页     当前为最后一页     尾页    总共1页    当前第1页

中国农工民主党云南省委 版权所有  滇ICP备15002872号-1
技术支持:昆明拓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883-2163198